顾昀受伤差点死瞒着长庚(顾昀受伤瞒着长庚第几章)-视角网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- 最新最新

顾昀受伤差点死瞒着长庚(顾昀受伤瞒着长庚第几章)

投稿 投稿 2022年12月28日 04:07:38 【最新】 248人已围观

摘要

顾昀受伤差点死瞒着长庚

接上

顾昀搂住浑身僵硬的长庚,给了长庚一个漫长又缠绵的吻,同时手也不闲着,竟摸索着去解长庚的衣襟,醉意盎然温柔地哄道:“别怕,跟了我,以后对你好。”

长庚发狂地控制着自己溃不成堤的欲望,低声索问:”我是谁?“顾昀想了半天没有答案,竟昏沉睡去,长庚失望离去。

醒酒后,顾昀发现了长庚的香囊,想起了自己的突兀,后悔不已。而长庚为了避免尴尬,只身去了护国寺,几日未回侯府。

顾昀甚是惦念,只好屈尊去寺里找寻长庚,长庚与顾昀说了一些对时政的看法,他对圣上关于紫流金的一些决策颇有微词,并敏感地关联了东海和南疆的事件,此观点与顾昀的想法不谋而合!

两人闲谈中,顾云无意间撞上了长庚深情的目光,目光里装着满满的自己,他惊疑不已,又有些欢喜。

这日圣上招顾云进宫,暗示楼兰有紫流金矿,要顾云征讨楼兰,顾云因与楼兰感情深厚,言辞激烈拒绝了圣上。。。。

顾昀受伤瞒着长庚第几章

《杀破狼》分享十四

长庚按摩,顾昀独享!嘻嘻 好甜呀!

原著:

军中一切从简,哪怕是安定侯也没什么特权,帐内只有一条行军床,一盏吊在床头的汽灯,灯光昏暗,半遮半掩地笼着两个人。

长庚:“疼吗?”

捏他的肩背时顾昀没反应,但长庚的手指刚顺着他的脊柱往下一捋到肋下附近,顾昀突然整个人一绷,笑了起来:“痒。”

“……”长庚的手指吃着劲,几乎卡进了他骨肉中,多停留一会想必是要把皮也按青的,无奈道,“这么大手劲也能痒,你分得清疼和痒吗?”

“分明是你手艺不行,”顾昀道。

长庚一手按住顾昀的肩,另一只手竖过来,用手肘沿着顾昀的脊梁骨往下按。

顾昀整个后背都弓起来了,“哈哈哈,不按了不按了。”

长庚没听他那套,用胳膊肘压着他,将他脊椎两侧从头到尾捋了两遍,这才微微停了停。

顾昀笑得肚子疼,眼泪都快下来了,好不容易喘了两口气。长庚按住了他腰间的穴位,顾昀“嗷”一嗓子,活鱼似的弹了起来,“咣当”一声撞在了床板上。

长庚没办法,只好缩回手:“忍一忍,营中军医没给你按过吧?”

顾昀:“唔,我想想……”

“别想了,没人按得住你。”长庚站起来,将手指换成手掌,一条腿跪在他身侧,“那我轻一点试试。”这回他换指为掌,手掌一点一点加力,用掌心以下的地方贴着穴位附近,由轻到重地逐渐加力,顾昀一点也不知道配合,长庚掌下力量越大,他腰腹间的肌肉就较劲似的越是紧绷,单衣下腰线痕迹分外清晰,长庚一瞬间有些晃神,有种自己两只手便能将他的腰拢过来的错觉,本来没什么邪念的心陡然哆嗦了一下,毫无预兆地开始狂跳,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便轻了下来,给顾昀换了另一种痒法。

这回不至于让他弹起来,却有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顺着长庚的手流了上去,顾昀尴尬万分地回身抓住长庚的手:“好了。”

长庚一惊,心血全往上涌去,脖颈处红成了一片。

如果顾昀死在长庚怀里

《杀破狼》分享二

今天读到“行胜于言”的长庚,和道歉的义父!两人明明还有着没有说清楚的误会,但为对方担心的样子是真的让人心里暖暖的!

原著:

帐中药味未散,床帐拉开着,一个人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。稍稍走近,长庚才发现顾昀原来没睡着。顾昀可能是头疼,双手紧紧地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眉头皱得死紧,竟没有察觉有人进来。

长庚在离着几步远的地方干咳一声,轻轻地叫了他一声:“侯……”他刚一出声,床上的顾昀瞬间翻身而起,一探手从被子里抽出了一把佩剑,脱鞘三寸,长庚连眼都没来得及眨,雪亮的剑刃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寒意顺着他的脖颈攀爬而上,持剑人就像一条被惊醒的恶龙。

长庚被他杀意所震,脱口道:“十六!”

顾昀幅度极小地微微侧了侧头,好一会,他才眯起眼睛,似乎认出了长庚,含糊地说了一声:“对不住。”他将佩剑重新塞进被子里,在长庚的脖颈上轻轻地摸索了片刻:“我没伤到你吧?”

长庚惊魂初定,一个隐约的疑惑却忽然冒出来,他心想:“他不会真的看不清吧?”可随即又觉得不可能——安定侯怎么会是个半瞎?

顾昀摸到了一件外衣,胡乱披在身上: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一边说一边想要站起来,不料一下起猛了,身形微晃,又坐了回去。顾昀深吸一口气,一手抵住额头,一手按着床沿。

“别动。”长庚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他。他迟疑了一下,弯下腰将顾昀的腿扶起来,重新放回床上,又替他拉过被子,避过一把乱铺在床头的长发,扳着他的肩膀扶他躺下,做完这一系列的事,长庚尴尬地在旁边傻站了一会,搜肠刮肚不知该说什么,只好僵硬地问候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顾昀身上的药正发作,没料到正跟自己“闹脾气”的长庚会突然来访,当下也只好勉强忍下头疼和耳边忽震耳忽模糊的声音。他打算先把长庚打发走,便若无其事地笑道:“让一个翻脸不认人的小白眼狼气的——劳烦殿下给我拿壶酒来。”

依照他的经验,这种时候,喝一口酒好像能好一点。

长庚皱着眉,狐疑地端详着他。

烈酒入腹如火,全身的血都沸腾了起来,顾昀吐出口气,果然觉得眼前清明了些,只是可能酒喝得太急了,他觉得有点上头。两人一时没话说,大眼瞪小眼了一会,顾昀有点撑不下去了,便靠在床头,轻轻合上了眼。他这分明是送客之意,长庚也知道自己该走了,可是脚下却如同生了根。

长庚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:“你操心也是白操心,还不识相快走。”一边不由自主地伸出手,替顾昀按起穴位来。边按边觉得自己贱,可手却停不下来。

顾昀额头冰凉,除去一开始皱了一下眉以外,便没发表别的意见,乖顺地任他摆弄。直到长庚的手有一点酸了,低声问道:“好些了吗?”顾昀才睁开眼,沉默地看着长庚。

所谓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愚者千虑亦有一得”,顾昀这辈子借着酒意,竟偶尔也会说句人话。他忽然开口道:“就算到了京城,也有义父护着你,不用害怕。”